主页 > 百科 >

故园往事(44):看庄稼(许广洲)

时间:2018-10-22

来源:互联网作者:编辑点击:

看庄稼原产生于农耕时期大户人家,因为他们土地多,在庄稼即将成熟的季节难免有饥饿的人偷偷地到地主地里摘些瓜果蔬菜、玉米棒子、豌豆角子等充饥,于是地主就雇佣专门人员看庄稼,当时人们又把看庄稼的人叫“看青的”。到了合作化时期,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年代人们日子过得艰难,吃粮紧张,看着地里即将成熟的庄稼,掰两个玉米棒子,挖几块红芋,回家充饥是常有的事。虽无大碍,但这样的风气毕竟不能助长,所以每年七八月份,当地里的庄稼进入半熟不熟的时候,生产队里就要安排专人看庄稼。

生产队看庄稼这活儿,看似溜达溜达,既清闲又干净,还能挣三、四个月的整工分,应该是个不错的差事,实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胜任的了的。看庄稼的人需要铁面无情,不怕伤人。都是乡里乡亲的住着,整天一块生产劳动,低头不见抬头见,能拉下脸来的人还真是不多,所以看庄稼的人一般都是年龄较大的光棍或脑子慢心眼直的“愣头青”。

看庄稼的人通常手里拉个一米多长的圆木棍,从这块地走到那块地,不停地巡视,抓到偷东西的,情节轻的,东西没收,再责备几句也就算了,对于情节严重、屡教不改的,就得扣工分、罚粮食。偷盗集体庄稼的他们要管,小孩子跑到地里割草、剜菜他们也管。孩子们顽皮得很,往往会糟蹋庄稼,稍微不注意就能闹腾出点哭笑不得的事儿来。

那个年代的孩子们放学以后都要去地里割草,用来喂养家里的猪羊,或者卖给生产队喂牛,挣一点工分。雨后,孩子们看着庄稼地里绿油油的青草就想方设法去割草,但看青人怕孩子们踩坏庄稼,就不让他们去割。孩子们就动起了心思,孩子们看到看庄稼人在,就假装在树下玩游戏,想把看庄稼人熬走,但这点心思哪里逃得过有经验的看庄稼人的“火眼金睛”,你心里想什么,他一清二楚,就在这和你摽着,看谁能把谁熬走。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你不走,孩子们就采取“调虎离山”的办法,派一两个人绕到庄稼地的另一头去割。看庄稼人一看,赶紧去追,他前脚刚走,这边的孩子们马上来到地里,一会的工夫,一人就割了小半粪箕子。看青人顾此失彼,等再追过来的时候,孩子们早已经带着战利品跑远了,只能在后面骂上一通。

豌豆地是防范的重中之重,因为这东西对孩子们的诱惑力最大。豌豆角起鼓时,圆圆的青色的角子缀满了枝头,摘下来放在嘴里一咬,啪的一声,清甜可口,又好看又好吃。经验丰富的孩子就趁看青的不注意,就一头钻到豌豆地里,吃足后,再摘下装满衣兜。趁看庄稼人不在,钻出了豌豆地,心满意足地挎着粪箕子走了。等看庄稼人赶到地里查看,只能看着扔在地上的豌豆皮生气了。也有运气不好被捉到的,那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挨顿骂是好的,不解气的时候,也许就会挨揍,所以要想尽办法不被捉到。男孩子的办法只有一个字——跑,而且是越快越好。女孩子则会耍点小花招,如在庄稼地里蹲下来假装解手等,看庄稼人明知是骗局也无计可施。

等到农作物登场以后,看庄稼的重点就是防备社员往家偷带粮食了。这时看庄稼人往往守在人们回家必经的路口,不但挨个查看,而且翻筐,不管男女,一个一个搜个遍,至于趁机在小媳妇身上摸一把捏两个,嘻嘻哈哈地占点便宜,也是常有的事,女人们顶多骂一句,也不会太当真。

每年的秋收季节,大人们都开始忙碌起来,刨花生、割豆子,劳动力不够用,看庄稼的任务就落到了我们一些大孩子身上,大多是3、5个小孩一组,每人可以开给半个大人的工分,大家各自呼唤上家里的狗,拉一张草席围坐在树荫下,玩游戏、打牌,边看庄稼边嬉闹,玩的不亦乐乎,白天的时间还好打发,可到了晚上就不好过了,小孩胆子小,在远离村庄的庄稼棵地里,黑灯瞎火的,半夜偷偷跑回家睡觉也就是经常的事了。但晚上看庄稼也有特别的好处,那就是大人们白天刨下来的花生或割下的黄豆棵。如果轮到晚上看庄稼就是最得意的事情了,三五个小伙伴偷偷从家里拿来火柴,把花生棵子或黄豆棵子堆在一起,点起篝火烤花生、黄豆吃,每人都各自拿着一根树枝当火棍,从火堆里扒拉着烧黑了的花生米、黄豆吃,也不管生的、熟的亦或是烤焦了的,剥开了放在嘴里,滚烫的花生米、黄豆粒含在嘴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小伙伴互相取笑着对方像画了胡子样的黑嘴唇。现在想起这种情景还是让我暗自好笑,心生怀念。

等一年的看庄稼任务结束,看庄稼人的身份又恢复了普通社员的身份,和人们一道上工下地,照样关系很融洽。人们不会记恨当时他曾经翻过谁的筐,搜过谁的身,因为人们知道,换成谁都要那样做。

小麦年复一年地抽穗,大豆年复一年地结荚,花生年复一年的坐果,看庄稼人也就年复一年地和孩子们捉着迷藏。直到实行家庭责任制以后,看庄稼这一行当才自然消亡,走出了人们的生活。

热门文章 更多>>